设置

关灯

第19章 动情,自慰【500珠的加更】

    陶软脑袋里砰砰的,像是炸开了一簇又一簇的烟花。
    没有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是在暗示她吗?
    不对……
    这已经算是明示了吧?
    那接下来顾之洲会做什么?会对她表白吗?会跟她坦白梦里的事吗?会说喜欢她吗?
    她愿意的呀。
    她也喜欢他呀。
    陶软瓷白的脸上全是红晕,卷翘的睫毛也眨啊眨,全然是一副等待告白和亲吻的可爱模样,可就在这时,身后的门却突然开了。
    “小心。”
    顾之洲带着陶软躲开了那道门,却也把陶软带到了怀里面,陶软本来就硬了乳尖,这下一对挺翘的胸脯就直接撞到了顾之洲的胸膛上面。
    “嗯~”
    虽然很羞耻,但陶软不得不承认,这一撞撞的她有点爽,爽的忍不住唇畔泄出哼声。
    顾之洲的眼神一黯,扣着她眼神的大手也用力一扣。
    “学、学长……”
    顾之洲的大手正在她腰上来回摩挲,那里本来就是陶软的性感带,现在被这么一摸,她尾椎一酸,腰眼一麻,身子直接就瘫软了半边。
    好奇怪……
    她穴里本来就湿淋淋的全是水儿,现在好像水儿更多了……
    陶软努力夹起腿想要防止那水儿流出来,可是这么一夹,花核被摩挲,小穴被挤压,她顿时就更不对劲了……
    顾之洲又在这时扣着她的腰身把她往上一带。
    “别、”顾之洲这样一带,陶软的乳尖贴着他身上的纽扣一摩擦,顿时爽的穴里又喷出一股水儿,还喘了出来:“啊~”
    顾之洲声音也哑了,他垂眸问陶软:“别什么?”
    陶软回答不出来。
    她眼里都是水光,身上又难受又舒服。
    她说不出来话。
    这会儿又有接女朋友的小男生过来楼下等,顾之洲余光瞥见了,就放开了陶软,帮她把风衣披好,又给她打开了寝室楼门。
    “那就先这样了,一个小时后见。”
    离开那个怀抱以后陶软终于清醒了,她攥着风衣感受着乳头和小穴传来的奇异感觉,顿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干了什么呀?
    她刚刚是当着顾之洲的面当场发情了吗?
    啊啊啊啊啊!
    陶软都来不及告别就跑回了楼上,徒留下目瞪口呆的顾笑和廖桃桃。
    廖桃桃不明所以:“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吗?真是搞不懂,不就搂一搂抱了抱,至于羞成这样吗?”
    回去以后陶软就把自己锁进了浴室里。
    她靠在墙壁上,还在喘。
    脑海里一会儿是刚刚和顾之洲相处的细节,一会儿是昨夜梦里他猛操自己的场面……
    “嗯~”
    陶软又忍不住绞紧了两条腿,半响后才放松下来。
    她颤颤巍巍地脱下了睡裤和内裤,小逼里的淫水就那样不受控制地从腿间流了下来。
    手机里的微信提示音又响了,陶软拿过来一看,是那个变态。
    他一连发了很多条,从语气中陶软都能感受到他的躁动和急切。
    「骚货!」
    「你骚逼又痒了是不是?骚穴又喷水了是不是?」
    「离不开男人鸡巴的浪蹄子,是不是就非得我的大鸡巴时时刻刻插着你的小浪穴你才能满足?」
    「妈的,陶软,你怎么能这么骚,我现在真特么想艹死你!」
    陶软脸一红。
    她明明应该生气的呀,就像一开始收到这样的消息,她气的脸都白了。
    可是……一想到这个人是顾之洲,陶软就完全气不起来。
    陶软靠在冰凉的墙壁上,用双手捂住了脸。
    什么啊。
    那个人刚刚在她面前还人模人样,还推开了她要她回寝室,结果背地里想的却是这些。
    要说气,陶软也是有点气的。
    顾之洲真的太能装了,装的一开始她都以为自己是一厢情愿了……
    陶软咬了咬唇,又开始想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
    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还是因为什么啊?
    男人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软软,把你流了水的小嫩逼拍下来,拍给我看。」
    「软软,在想什么,回我的话。」
    陶软没理他。
    陶软就转了个身,把脑袋对着冰凉的瓷砖,闭上了眼。
    想着顾之洲身上的气息,想着他的胸肌,还有那张帅到天崩地裂的脸,陶软瞬间就来了感觉。
    她把手送到了自己的小穴上,指尖开始揉弄起了阴蒂。
    她在自慰。
    并且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顾之洲……”
    陶软瘫软在地上,仰着头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好舒服……
    真的好舒服……
    等陶软洗完澡收拾完,顾之洲的消息也发过来了。
    这一次顾之洲没有等在楼下,而是约她去教学楼见面。
    陶软虽然疑惑,但还是好好打扮了一番去了约定的地点。
    她到了那个教室门口,推开门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
    首先这教室窗帘都是拉上的,光线又昏又暗,再有就是顾之洲并不在教室里面。
    这也太奇怪了。
    陶软不打算进去,打算出去外面等,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还捂住了她的眼睛。
    “唔……不……”
    陶软下意识就挣扎,直到她闻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又摸到了那只手。
    和梦里的男人的那只手一样。
    和顾之洲的手一样。
    甚至连身后抵着的胸肌触感都和顾之洲的别无二差。
    这也不是在梦里啊?顾之洲要做什么?
    陶软懵了。
    她没再挣扎,任由着男人把她的眼睛蒙住,又把她抱到了讲桌上。
    “你……”
    双腿被分开了,裙子下面的安全裤和内裤也一起被脱掉了,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贴在了陶软的小穴上。
    那是男人的舌头。
    “不要、嗯~啊~”
    ρΘ㈠8,cΘм
    求珠珠!
    这章卡了半天才卡出来QAQ!我要大家的珠珠当做安慰!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