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腿根快被磨破了

    晚上没有人闹洞房,陆家灯火明亮,温言睡了会儿后下楼,看到宽敞的客厅里一片狼藉,扑克牌扔的满桌子都是,她正想收拾,送完朋友的陆曜回来,将她阻止,“去休息,一会儿有人过来收拾。”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温言先放下了手中的牌,“四哥,我没你想象中那么较弱,要是太疼的话,我早就吃止痛药了,你那红糖水可缓解不了痛经。”
    陆曜将她抱上了楼,门关上后,将灯调了暖色灯带,烘托的室内有些暧昧,温热的掌心覆上她的小腹:“现在还疼吗?”
    “谢谢四哥,早就不疼了,今天就是太累,身子乏导致的。”
    “以后累了就告诉我,不要硬撑着。”
    “嗯。”
    他口腔中浓重的酒气喷洒在鼻间,应该是喝了不少的酒,温言没有招惹他,乖乖的上了床睡觉。
    陆曜洗完澡后刚上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温言拿起手机递到他手边,“接吧。”
    刚才他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振动声就没停止过,如果他始终不接,阮央估计会打一夜。
    ……
    陆曜接完电话再回来时,温言已经睡着了。
    她倒是毫不在意自己的新婚老公接听其他女人的电话,反而还很支持一样。
    躺下后将她捞进怀里,低头压向她的唇霸道的缠住她的舌吮吸。
    温言被吻醒,舌根被吸的发疼,却也渐渐来了反应,能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流从穴里涌出,虽然是经期,但这种时期身体越是敏感,身体的摩擦只会加剧欲望,那顶在两腿间的硬物正朝腿心处捅,隔着那层海绵不断的向上顶。
    “第几天?”陆曜暗哑着嗓音,酒精驱使下,欲望更强烈,“湘城的回门酒结束后我就要去执行任务。”
    “四天了。”温言如实回答:“后天就没了。”
    “那我等后天。”手掌隔着她丝滑的睡裙向上,握住她丰满挺立的乳房,呼吸急促的在她唇边开口:“后天别想我再放过你。”
    白皙纤细的手臂勾上他的脖子,主动吻他发烫的薄唇。
    受到了鼓励,陆曜一刻都没停,反吻住她的唇,将她肩带向下拽,露出莹白的乳房,离开唇向下吻,在她颈部以及锁骨处都留下了不少深浅的吻痕。
    半个小时后,温言觉得自己的腿根都快被磨破了的时候,一股滚烫的液体才射在了她的小腹。
    陆曜下床,拿了湿纸巾为她清理干净,上床搂住她,鼻音略重的哄她入睡:“不想我浴血奋战就乖乖睡觉。”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