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玩音乐

    姜珀没说话,柯非昱靠回椅背,继续对她说。
    “如果你很烦我,那直说,要么就找个听得过去的理由把人打发走,我看你之前拒绝来搭讪的那些人都挺干脆的,怎么到我这儿就这么。”停住,给她一个该懂的都懂不用去猜的眼神。
    “我之所以还能坐你面前就是靠你手下留的情在死皮赖脸,所以你得把话说清,说绝。用点心好不好,用点心。”
    “所以只要我说烦,你就能放弃,是吗?”
    “不是。”
    姜珀一直板着的脸终于没绷住,笑了。“那我说了还有什么用。”
    “会让我暂时受挫,消停个两叁天吧。”
    完了在脑子里过一遍自己的话,觉得没错,柯非昱点了点头,很确定地告诉她。
    “就这个用。”
    姜珀看着他,想起那晚他跟着歌晃着唱,隔老远给她抛的那个口型——
    You're  got  a  trouble。
    ……
    麻烦。
    是个麻烦,大麻烦,按柯非昱自己的话说是死皮赖脸,但能这么真切坦荡到让她只心动不碍眼的麻烦,少见。
    抑压不了上扬的嘴角,抗拒不了本能的心跳,突然就一点辙没有。
    姜珀问他都给安排了什么节目。
    “吃喝玩乐,随便挑。”
    “吃喝我很挑。不用特意布置了,按你平常玩的来,泡吧除外。”
    “那还真......”愣,卡住了,”说出来怕你不信,我娱乐活动不多。”
    姜珀交叉着手臂,等,一点儿不急,一点儿不躁,柯非昱眉头皱很深,挠挠头,抹了把脖子又换了个姿势坐着,好半天终于想起来了。
    “玩音乐算不算玩儿啊?”
    ……
    算是算,但姜珀也是真没想到,他们不过见了两面的交情,柯非昱就会把她往他们厂牌的工作室里带。
    “随便坐。”
    柯非昱开了门,冷气涌了些出来,把姜珀朝里头招呼。
    不大的一层空间。
    正对着的照片墙里姜珀一眼就看到柯非昱,一帧他演出时被捕捉到瞬间的画面,再细看,还看到几张那晚曾见过的面孔。左转头黑压压一片她说不上名号的录音设备,右转头,边上的大架子上上下下摆着专辑和周边,往中间走,隔音玻璃另隔出一间小小的录音室。
    姜珀坐到角落摆着的那张红沙发上。
    柯非昱在冰箱里找东西,把头伸出来问姜珀。
    “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我喝水。”
    柯非昱拿着手机走过来,递过水,对姜珀说你同学地址给我一个,咱把这事儿先解决了。
    姜珀把宿舍楼报给他,他挑眉,手上打着字,说真牛逼啊,自卑了。
    一如既往痞里痞气,笑嘻嘻,挺大人了还跟个小孩一样,没什么正形的。
    姜珀手里晃几下他松过盖的矿泉水,说你真的假的。
    “真的。”
    “你给我的感觉是不屑所有人。”
    他坦然点头,“Rapper基操。缺钱缺文化,缺什么就不缺自信,没这个的不准入行。”
    姜珀知道他在开玩笑,也乐得和他继续侃,“一会儿说自卑一会儿又自信,我看你现在怎么圆。”
    “不是。我意思是我很牛没错,但我现在在追一个比我更牛的姑娘,有点儿犯怵,但不能被她看出,我这不得给自己长点自信先支棱起来吗。”
    “那你支棱吧。”
    “好的。”
    鼠标响几声,音乐就放起来了。
    是Morty给他新专特地准备的beat,好摇。他人靠在电脑前的转椅上,两只手臂搭扶手,手指有一搭没一搭打节拍,左右脚不紧不慢轮流施着力,椅身很放松地晃两下,然后远远看着她,问:“你说要来这儿,怎么玩?就只能这么玩儿,现在觉得无聊了?”
    “不无聊。”
    姜珀左右看了看,对一切都挺新奇。“这里平常就你一个人吗?”
    “提前通过气。怕你不自在。”
    “我打扰你们工作了吧?”
    “没有的事,别那么大压力。”
    姜珀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只是告诉他她没什么不自在,反正那晚都见过面。
    “是。还处挺好。”
    柯非昱头点得不情不愿,话说得也不情不愿,姜珀看在眼里觉得好笑,故意跟他说你朋友人不错,还问我去哪儿,一个人要不要送,安全到家没,蛮细心。
    “他们说要送你那能是好意?合着伙灌你酒你不知道?”
    姜珀反问他,“你不也一定要送我吗。”
    “我和他们能一......等等,你先告诉我,谁给你发的信息,赵阙还是刘思戈,啊?”
    真的是个小孩,完全没心眼的,一下就入套了,但找重点很有一手,眯起眼盯,狼一样,步步紧逼,不依不饶地,非要刨根问底从她嘴里撬出个答案。姜珀自然没把这两人不约而同都给她发了信息的事情抖出来,只说这我隐私,你别问。
    姜珀说:“前面我听杨教练和你说续费,那里办年卡偏贵。隔壁新开的在做活动,优惠力度更大一点。”
    他没死抓着刚刚的话题不放,多看她两眼,又切回吊儿郎当的态度,不甚在意。
    “不贵。再翻几倍都划得来。”
    “成本下足了又不一定能收获理想的回报,我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姜珀的弦外之音,柯非昱听出来了,话也一下就回过来了。
    “必不必要能用回报去计较?演出费体力,我总不能比听众先蹦到岔气,去健身房锻炼也是为现场的演出效果打根基,对工作有帮助又能见到你的事我没理由不干,如果非要讲究什么成本计算,可以啊,知道男的在健身房面对喜欢的异性都能有多装逼吧,硬拉必须百多十斤,卧推更得翻到一百七,这下你再算算,我到底是赔还是赚?”
    姜珀基本放弃说服他的想法,也不拐着弯劝退了,很明白地问他。
    “所以你是非追不可了?”
    “对。”
    他应得利索。
    姜珀在心里叹口气。
    ……
    ……
    “柯非昱,我上次说过吧,认识你的那天晚上我刚分干净的手。”
    --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