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yūsんūωūⅿ.cΘⅿ 陈中宏

    柯非昱不是唐僧。
    不驯二字死死刻在骨头里,改不了,天生注定就他妈不服管。
    所以他走出了那个圈。
    姜珀被拽着胳膊拉起来的时候还没从掌掴中回神,一声“阿姨”先让她被动地打了个冷战。脚下正酸软,他的手指不由分说强势插入她指缝中,牢靠温暖,稳当当牵着,一下给她定了心。飘摇的小舟终于找回一点实感,而后姜珀迟钝地意识到这两个她从始至终避免相互碰面的人马上要说上话了——在不适宜的场合和时间,以这样不体面的方式。
    混混。
    很腐蚀自尊心的一个词,扎进她的耳膜里,他一定听得到。
    生怕他一个鲁莽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姜珀紧紧抓住他的手,急迫晃两下,话在嘴边了,可就是慌到说不出口。
    “这个决定我来做。”
    不同她的张皇,柯非昱淡淡瞥她一眼,话回给姜云翡听。
    姜云翡的眼神盯在他们十指交扣的地方。
    当了半辈子的教师,青春期少男少女那点心思野火烧不尽,棒打鸳鸯的事见了太多,也不手软地做了太多。然而天道好轮回,今天,这根棒结结实实打到了自家孩子身上。
    她拎过包,起身直面这个在她眼中穿着和做事均不入流的社会青年。®óúzんαIщú.óгɡ(rouzhaiwu.org)
    他倒不躲不藏不畏惧,就那么对视上。
    “阿姨,我曾经的确混过,现在说不上改邪归正,但还算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我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自觉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亲情更重要,要她为我放弃自己的父母,没必要,我会主动退出。”
    话音落,姜珀脊背受力,走了两步,手上的温度潮水般消逝退去,后知后觉这点时她身侧站着姜云翡。手指抽动一下,指腹触到干燥却并不温暖的大衣面料。
    ——所以,是他松开了手。
    姜珀惊愕。
    “她不必选择我,但我不会放弃爱她。我会用所有的诚意向您证明。”
    Rapper。说唱歌手。
    姜云翡似笑非笑的,咀嚼着这个陌生的词。
    “听上去很有担当?”
    “我更希望用行动来坐实评价。”
    嘴角的笑渐渐淡去,接着就变了语气。
    “凭什么?凭你一张灵活的嘴皮还是凭你马上要面临的牢狱之灾?”
    姜珀实在听不下去,“他是为我……”
    “为谁都不行!过程我不管,我只在乎结果!把人打成轻伤一级是板上钉钉的事,武断冲动,素质可见一斑!”
    焦头烂额的一腔怒火正愁无处发泄,姜珀是直接撞到枪口上。
    姜云翡当下根本无法理智看待他的真心与否,猪拱白菜,固板印象在,入眼全是虚招,以她一贯的家教,和这样的社会渣滓多打一句交道都是在浪费时间,姜云翡拽着姜珀抬脚就要走。
    柯非昱上前一步挡住他们的路。
    “出手和冲动无关,即便时光倒流我依然会这么做。”
    没别的,就想坦白这一句。
    表完态,他望着姜珀后退一步。不拖泥带水,意味明确,痛快放行。
    姜云翡反而停了步子。
    转头看他。
    “与其在间隙示爱不如担心你自己,别的不说,试问有哪位母亲会放任女儿和一个有案底的人交往?我告诉你,不可能。”
    姜珀知道,他是光明磊落的人,有瑕疵的人生,算不得什么,可姜云翡不这么认为,她固执己见,追求完美,撂下这一句就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
    ……
    回了趟学校,姜云翡出面把实验室的假条请了下来,一请就是几个月,用的什么理由,姜珀没过问,剩下空洞洞一颗心是去哪都行。于是没来得及带上任何行李,她坐上了开往机场的的士。
    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后,姜珀回了家。
    大约是姜云翡事先和陈中宏知会过,不是下班的时间点,人就已经在厅中坐着了。
    男人周身笼罩着郁卒的霾,抬头看了一眼姜珀。
    女大避父,事情尴尬,陈中宏神色复杂。
    姜珀配合着,什么也没说,轻声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
    一楼持续有动静,开始只有姜云翡一个人的声音,压着,并不大,多半是在叙述事情经过,而后夹杂进了几句男音,很低,仍旧听不清。
    后来声响逐渐大起来。
    陈中宏性格平和,平时本就寡言少语,在姜云翡的强势做派下更是常年保持沉默,这般激烈的对话少之又少。那时已将至深夜,打个喷嚏都格外清晰的时候,何况争执。
    今日陈中宏一反常态,脚步声冲上主卧,行李箱重重倒地。
    他执意找秦沛东要个说法。
    轮子的声音不断。像在争执。
    姜云翡显然不同意,声调扬起来:
    “你还想怎么样?那个混混已经把他打残了,他脸上的伤缝了十一针,永久留疤了你明白吗?”
    “那是活该!女儿受这么大委屈,你能冷静我不行,护照还我!”
    “陈中宏!”
    “还我!”
    随之一阵杂乱的脚步。
    推搡拉扯,咔擦咔擦,有人在大喘气,还有什么东西落了地,尖锐的一声,凿进地板,乱七八糟一大通往姜珀脑子里钻,仿佛下一秒就炸了似的,又突然诡异地静下来。
    沉默了许久,传来男声。
    “身份证没了还可以打临时证明,你有种把户口本也剪了。”
    “亏你还为人师表,出了问题居然想着用暴力解决,年纪大了反而长本事了!”
    “就算我要做什么秦缙又能怎么样?是谁理亏在先?我坚决不同意走司法程序,呈堂证供都是要被轮番检阅的,真闹上法庭她以后还怎么做人,你就是这么当妈的?”
    “陈中宏,我怎么当妈轮不到你来评价。姜珀从小到大的教育你出了多少力?倒是会嘴上要求她优秀,补习班兴趣班哪样不是我一步步陪过来的?除去身上那点血缘,你比陌生人还要不如!”
    意见不合,矛盾点从官司轮至教育,最后演变为一场夫妻间矛盾积蓄已久的大爆发。
    ……
    ……
    手机被没收,放不了助眠音乐,身边又没有烟,一切的烦躁和不安无所遁放。
    疲惫不堪,一口气悬着,叹。
    外头的动静断断续续,静了又喧,喧了又静。姜珀一晚上似睡非睡,总盼着清净,可真等到静反而心慌,她呆呆望着窗外,被姜云翡拉走时柯非昱对她点头的画面挥之不去,想了再想,不解其意。过了不知多久,耳边渐渐有车轮碾过雪碴子的声音,嘎吱嘎吱,窗外的枯树枝被下了一夜的细雪压得晃悠,扑簌着,不堪重负,最后细微的“咔”一声。
    折断的边缘她慢慢看清了轮廓。
    ……
    是天亮了。
    --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