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泳池

    “收购Y企的事情明天再说。”姜盼挂掉电话,打开门,室内游泳池周围的环境极其温凉,携着水汽的微风缓缓吹过她的面颊。她略微定了定心神,没再想工作那些事,将身上披着的外套脱下,放到一旁。
    还没有下水,水面上的波浪忽然翻卷开来,另一个在水中游泳的人掀开波浪翻滚的水面,抓着栏杆攀上岸。
    水滴流过他挺拔修长的颈项,又渐渐淌过他漂亮结实的躯干。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身材往往不是健身房刻意训练出来的壮硕,而是得天独厚的颀长和劲拔,美与力量的融合。
    她丈夫的弟弟,项棠。
    他看见她,打了一个招呼。
    姜盼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淡淡回应一声,语气礼貌而矜持。
    丈夫离开快有一个月,通常情况下,她工作到很晚才回家,而项棠住在学校,也是偶尔回来几次,他们基本不会见面。这一次是因为他暑期实践完了,还差几天就开学,所以住在家里。
    她很早就认识项棠,他小时候很喜欢和她待在一起,但可能是因为长大了,两人之间越来越疏远。
    男孩拾起放在长椅上的白色毛巾,背对着她,开始擦拭自己身上的水珠。随着擦拭的动作,他背上结实的肌肉被牵动,她的视线也不由自主在那一片诱人的背肌上缠绵,又挪移到他精悍有力的腰肢。
    这腰,天生就是为了满足女人的。
    都十九岁了,应该做过爱吧?
    无意之间,她舔舔嘴唇,荒唐地意淫着,她的指尖划过男孩美丽的身躯的景象。
    “不下水吗?”项棠转过身,微微笑着,气质清爽怡人,令人如海风扑面。
    “不太会游泳,教练刚才同我说有事不来。”她弯了弯眉眼,和婉微笑:“你在这里的话,不如先教我?”
    项棠不可能拒绝她的请求,他将擦水的毛巾放回原处,又回到水中。
    姜盼小心翼翼从台阶步入泳池内,水温温凉,缓解了她因为暑热产生的烦躁感。项棠担心她在泳池中摔倒,于是扶着她下来。男孩修长的手掌在接触她手臂的一瞬间,稍高的体温,按压的力度,都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最近忙于工作,太久没和男性接触了,尤其是这么具有吸引力的男性。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或许是因为没见过项棠脱了衣服的样子。
    学习换气时,先要将头埋入水中,再在恰当的时候探出水面呼吸。
    姜盼闭上眼,潜入水下,尽管项棠已经抓住她一只手,但是忽如其来的窒息感和身子漂浮时无依靠的孤独让她下意识攀附住他宽阔的胸膛,探出水面。
    素白纤细的双手紧紧贴着他湿漉漉的胸口,美丽的女人正面靠在俊朗的青年怀中,微微地,喘着气。她的泳衣款式保守,但也露出了白皙细腻的颈项和精致的锁骨,而且在水中贴附在她的身子上,勾勒出胸前一道圆润饱满的曲线。
    项棠眉眼低敛,不去看他不该看的景色,他的手移到她的手腕处,往后退了退。他低声询问道:“要不要再试一试?”
    她真的完全不会游。
    她以前在他认知中一直是端庄而优雅的形象,和项棣可谓是一对璧人,一直对待他是彬彬有礼的亲和,暗藏着疏离。他从未看见过她这般狼狈的模样。
    姜盼温和,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麻烦你了。”
    她再次潜入水中,换气的节奏勉强把控住了,但在她最后一次尝试时,节奏过快导致她呛到了水。一如大部分恐慌水的人,她下意识像抱着一根浮木一样牢牢抱住他,温热的肉体紧贴,无数颗晶莹水珠顺着柔润漆黑的发丝流下。
    项棠耐心地拍着她的脊背让她缓气,她平复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小腹正靠着他胯间,男孩厚实的一大团充满了他的泳裤,触感饱实,还没有苏醒过来的尺寸已经能够满足一个渴欲的女人。她装作不经意间上下磨蹭,充分感受到他的尺寸之傲人。
    小腹向前挤压、轻撞。隔着单薄的布料,女人柔软平坦的小腹挑逗着男孩的性器。
    状若无意。
    项棠平稳的呼吸乱了几分,鼻息轻颤。
    被压抑住的低喘变成一声闷哼,十足诱人。
    年轻男孩总是浑身充斥着急切的渴望,被女人馨香而柔软的肉身一靠,情欲、灼热在未经大脑思考的情况下迅速在他身上蔓延,姜盼满意地觉察到他的下体变大、变硬了几分。
    项棠毫无和女人的性爱体验,不知道是她故意为之,只觉得是自己莽撞无礼。他稍微拱了拱脊背,与她的身体拉开距离。姜盼也知不能逼得太紧,松开抱住他的手,再次温声道歉:“我过分紧张了。”
    青年原本清亮的双眸已变幽深,他晦暗的视线徘徊在远处水面,睫毛低俯,为他的俊美平添了几分青涩的风情。
    “没关系。”
    “那今天就学到这里吧,等会见。”她轻松说道,攀着栏杆沿着台阶上岸,走得远远的,回头看见项棠也上了岸,他拿起毛巾,却不用来擦,而是放在自己的腰边,任由它垂下来。
    只一眼她便识破了他的掩饰,转过身,她轻轻勾起嘴角。
    那里恐怕胀痛得有些厉害吧?
    临近饭点,二人坐在桌畔,沉默地等待食物被端上来。
    项棠似乎有些不悦,他用手指抚过自己微皱的眉头,想要将其平展开来。
    “怎么了?”姜盼问他。
    他望着她,勉强挤出笑意:“团队刚刚有通知,说是某个项目数据出了点问题,需要重建数据库。”
    姜盼作为他的长辈,自然出言关心他:“安排好时间,可以很快做完的。”
    “不要有太多负担。”
    “好。”
    食物上桌,项棠心不在焉地切割牛肉,一块一块吃下。
    他随口编了一个理由,真正烦躁的另有其事。
    在姜盼与自己兄长成婚之后,他刻意疏远她,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消除心中早有的,那种不伦的、隐秘的爱恋。但刚才偶然的肢体接触让他情动了,他没有忍耐住,在房间内想着她手淫。发泄过后,对项棣和她的愧疚一下子笼罩住了他,令他苦闷良久。
    “项棠,吃完饭去外面吗?我带你兜风。”她微笑,仪态大方。“开心一点。”
    她一直是个观察入微,体贴人心的女人,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项棠想起他十岁的时候,父母带他去参加宴会,与姜盼和她的父亲坐在一个席位。他那天本来就有些轻微的感冒,在嘈杂声中更加头晕脑胀。他不想给在场的宾客扫兴,去盥洗室洗了洗脸,一出门便碰到了姜盼。
    十六岁的少女,出落得如白水仙一般清丽。看见他双颊通红,她垂头,轻轻用手背试探自己额头的温度,然后牵着他的手带他去看陪同出席的家庭医生。
    四年后,姜盼与他的兄长订婚。
    他没有出席他们的订婚仪式,装病躺在床上。微风吹进他的窗口,他听到窗外欢乐的奏乐和宾客们的喧哗,忍不住起身,有气无力地靠在窗前,目光追逐着她的身影。
    真可悲。他想。就因为我比她迟生了六年。
    坐在车上,姜盼一手搭着方向盘,一边偶尔看几眼坐在副驾上的项棠。
    视线掠过他锋利的眉毛,明亮的双眸,薄而优美的嘴唇。
    他的面部轮廓像她前几年在罗马城墙上看到的浮雕,深刻,又充满青春的朝气。
    她喜欢观察各种各样的男人,观察他们不同的美:肉体之美,气质之美,也希望能够拥有他们,拥有全部,尽管她或许并不爱他们,只是爱着他们背后的“美”本身。
    听起来似乎惊世骇俗,但她毫不在意,若能给她枯燥无味的秩序生活带来活泼的快乐,她才不管什么道德戒律、伦理规范。
    只是,什么时候才能占有项棠呢?
    ——————
    第一个男主就是小叔子,当然,他不是女主第一个男人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