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初露锋芒

    只见石磊和辰血儿在整理一些装备,说是装备,仅仅往包里塞了一点食物,整理好后,二人径直登上房顶,我在门缝中,目送他们走进升降通道。
    “你怎么还没睡?我记得你叫海文吧。”辰兰儿出现在门缝外,吓了我一跳。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摇头说睡不着。
    “也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能睡个安稳觉,也该你神经大条了。”
    辰兰儿嘴角微微翘了翘,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她并不像个小女孩,更像个心事重重的小大人。
    “你姐姐和那个石头去哪儿了?”
    “污染区执行任务。”
    我又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摇摇头转身就回房间了。
    第二天上午,我被一个不明物体生生砸醒,当我抬起迷蒙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可爱的小脸,辰兰儿正一脸坏笑的坐在被子上。
    “啊…!”我受到了十足的惊吓,猛戳双眼,“你…你干吗?我对小女孩没兴趣。”
    回答我的是看不清的手掌。
    “咦,海文,你的脸怎么肿了?”出门正好遇见维克托。
    我对他说了事情经过,他哈哈大笑,说小獭就是这样的人,每次姐姐执行任务平安归来,都会表现得非常兴奋。
    原来如此,我不禁莞尔,看样子她非常担心自己的姐姐啊。
    辰兰儿主动下厨,做了一桌非常丰盛的早餐,我还惊讶的想,这小不点儿怎么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来,维克托向我剧透了早上的情形。
    原来,早餐本该维克托做,但辰兰儿主动请缨,厨房在半小时内就像被重新翻修了一样,最后还是雪姬帮忙,才弄出来这么些吃的。
    我听完只能呵呵了。
    吃过早饭,众人在别墅前集合。
    “今天,我们要正式彼此介绍一下对方了,没错,针对海文。”维克托指着我道。
    “按个头来吧。”维克托说完,故意看了看辰兰儿,小丫头双手交叉在胸前,别过头哼了一声。
    “石磊这个人不怎么说话,很简单,今后需要他时,叫一声石头就行。”维克托说罢,满怀歉意的对着石磊笑了笑,石磊也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接下来,由维克托代劳,分别介绍了六人的情况,我默默地记在心上,因为在将来,也许,这些人会是我仅有的同伴了。
    他们六人是tbrc-ae3分部的sweeper[清理者],官方定义为式化体,而外面对他们的称呼各种各样,式化者、猎杀者、狩猎者等等。
    这几个概念很好理解,发生式化的身体,从学术上讲,我们便属于式化体,与感染体相对应,而平时都以各自的代号称呼对方,sweeper比较正式化,在日常对话中,他们更喜欢别人称呼他们为猎杀者。
    以猎杀感染体数量与能力水平,可以分为高级猎杀者、中级猎杀者与低级猎杀者,而高级猎杀者包括a级式化体与b级式化体,中级包括c、d级式化体,低级也只有e级式化体。
    维克托六人几乎都属于高级猎杀者,能力等级也在a级与b级之间。
    石磊是十年前被上头作为样本送进分部,那时候的他才十七岁,全身都被血尘覆盖。
    暴戾化那段时间,他以坚如磐石般的内心,生生克服了嗜血的冲动,在昏迷一个月后成功再变异,全身皮肤的强化令他无坚不摧,同时为了支撑这股力量,内脏也得到了同步强化,身材暴涨到两米五。
    姐姐辰血儿,七年前进入分部,十五岁那年被感染,昏迷三个月后式化成功。
    她跟我的情况相似,大脑被感染,但随后转移到了头皮,暴戾化阶段,头发被自己生生扯光,但式化后,又以惊人的速度重生,并拥有了极强的攻击能力。
    妹妹辰兰儿三年前进入分部,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现在才九岁,那么三年前才六岁,六岁式化!?不可思议!
    辰兰儿与姐姐一般,头发变成了深蓝波浪状,并拥有了在水中汲取氧分的能力,同时强化的还有她的肺,在水中,她能像鱼一般自由,所以有了跟水獭类似的代号。
    水獭?
    听到这儿,我不禁脑补起来,六岁的辰兰儿一定比现在还要娇小,躺在水面上,蓝色头发将身体裹成一团,两只小手拿着扇贝在怀中费力的掰着,想到这幅画面,差点笑出了声。
    而维克托自己,是十年前从英国分部调到这里,发生式化时,他才十二岁,但已经是英国非常有名的天才狙击手。
    他的心智高于常人,十岁便能精确狙中数百米以外的耙心,发生式化后,他的狙击能力呈几何倍数提高,双眼如隼如鹰一般锐利。
    天臧又梦,最晚进入分部的剑道高手,五年前从日本分部调入,血尘强化的是他的剑技,那把黑身樱花纹的佩刀名曰“血樱”,九刀这个代号来自于他的天葬流剑道,刀有九式必杀。
    最后一个白雪香最是奇特,也是六人中公认最强的存在,唯独她的能力达到了a级,也是整个tbrc编制里面,少有出现的a级式化体。
    而更高等级的s级,二十年来只出现一个,不过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牺牲了。
    雪姬也是所有人公认的、最有潜力成为s级的猎杀者。
    发生式化的是她的双眼,她的双眼可以与感染者体内的血尘产生共鸣,这也解释了上次雪姬依靠双眼,就让巨猿碎裂的原因。
    不过,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雪姬式化时才五岁!五岁啊!比辰兰儿还小一岁!
    听完这些我不由嗔目结舌,这些人都是怪物吗?!
    介绍完六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我。
    “诶,到我了?”
    在这样的人面前介绍自己,总有些显得不伦不类,但也只好硬皮着头皮上,
    “我叫海文,二十岁,刚入队,嗯……被感染了,接着,哦,因为……”
    “因为是新品种,所以被带到这里来了,嘿嘿。”
    我苦笑道,这样的自我介绍,这辈子都不想来第二回,
    “新人,请多关照!”
    我尽量露出阳光一点儿的微笑,六人似乎也有些不习惯,但都微笑点头。
    看着六人的笑容,我觉得,说不定能跟这群人友好的生活下去,一起战斗,看着六人的善意,顿时感到一丝丝安心。
    “哦,对了,给我起个帅气的代号什么的吧。”
    我打算把这份和谐一直持续下去,
    “你看你们都有这么多炫酷的代号,雪姬、花裂、小獭、隼鹰、九刀,呃,石头。”
    说到石头,我不好意思的对着石磊傻笑一下,他也并不介意。
    “这个不能由我们做主,你想要拥有代号,必须首先成为猎杀小队的一员。”
    维克托对我道,
    “我们的代号都与自身能力相关,除了达到a级能力的雪姬,可以自定代号外,你必须成为中级猎杀者,就是说你的能力至少达到d级,才能拥有代号,而d级,也就是你能随意展现自己的式化能力,可用于简单作战,而你的能力也尚未清楚,所以……”
    我明白他的意思,现在的自己,连能力e级的低级猎杀者都还算不上,首先要引出自己的式化能力,然后经过训练,能随意施展出来,成为中级猎杀者。
    “那接下来该做什么?”
    “按照我们的经验,成功式化前必须经过暴戾化,暴戾化引动你体内血尘的活性,不过直到现在,你都没有暴戾化,估计需要自己引导。”
    听他这么说,我不由担心起来,如果自己失去控制,变得暴躁后,还能不能清醒过来呢,能不能抵制住血尘对我的影响呢。
    仿佛看穿了我的担忧,维克托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放心,我们六人会一直在你身边,雪姬的双眼能沟通感染者体内的血尘,如果到最后一步,她会出手降低你体内血尘的活性。”
    对啊,他说的也没错。
    “来!”
    听说有了保障,我竟有些跃跃欲试,但面对维克托等人期待的眼神,我又愣住了,
    “诶,该怎么暴戾化来着?”
    说罢,对面一片跌倒。
    “尽量想一些感到愤怒的事情看看。”维克托道,“你比较特殊,对于我们还有一些普通人,感染之后,会很快变得暴躁,大脑在那段时间内,是根本没有意识的。
    暴戾化后,心中的恶念就像决堤的洪水,怎么堵都堵不住,而整个对抗的过程,就是凭意志力强行把洪水收回堤坝。”
    虽然他说得轻松,但感觉好难,决堤的水收得回去吗?这得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啊!
    这些人究竟经历过什么,雪姬五岁就式化成功,辰兰儿六岁,我的天!
    我心里打起退堂鼓,这辈子经历过最悲痛的事,就是没有守护好家人,他们就死在自己眼前,每每想到,内心都一阵绞痛。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自己当时才十岁出头,在那安全隔离的贫民区内,几乎每天都会有感染病例出现,可谓混乱至极。
    想到那时候的艰难生活,内心隐隐作痛,仿佛体内有一股力量逐渐涌出,好想发泄。
    为什么?
    我在心里问着自己,这个世界是那么的不公,为什么要让人类经历这样的痛苦,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样的痛苦。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