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页

    回家洗漱睡觉,第二天早起洗漱下楼卖早餐,然后换好衣服上班。
    不过今天的同事们似乎有点不同,中午时,谭天阳知道了为什么,是因为报纸上的一份报道:在街头被分尸的小混混。
    谭天阳原本没怎么在意,却因为报纸上那张有点熟悉的脸而将报纸取来看了一遍。
    报道将小混混被分尸扔在街头的事详细地写一番,因为其残忍血腥的场景令人发指才引起众人的关注,但对被害人的身份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A市的小混混,黄三儿。
    谭天阳看着那报道上,印出的小混混的正面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是那天准备乘席昭然喝醉了,抢他东西的那个小混混。
    他将报道看了一遍后又放回了原位,什么也没做。
    又过了两天,宋家的女人打电话给他,想请他帮忙开车送货到郊外的一家小超市,谭天阳答应了,下班后直接去了宋家女人开的超市。
    帮着宋家女人将要送的东西装到她租来的小面包车上,开着车往郊外而去。
    那小超市的老板见了他,直接叫人把货取了下来,连货都没点便把钱给了他。
    谭天阳对于小超市老板的态度有点疑惑,他付得钱到是和宋家女人所说的一样,不多不少,但他为什么连货都不点?就不怕别人差数多收他钱么?何况还是他这种做着小本生意的,应该要更加精打细算才对。
    他原本想多问一句的,可是那小老板却在一转身之间去了别处,谭天阳拿着钱,想着怎么样吃亏的也不会是宋家的女人,便收了钱,把车往回开。
    因为是郊外,离环城的高速公路比较近,所以等他回程时,看到高速公路上有一辆车因为撞到了护栏上,从公路上翻了下来,倒在下面的普通公路边,这个样子看起来还有一段时间了。
    谭天阳急忙把车停下,跑到出车祸的车子旁边,想帮忙把里面的人弄出来。
    那是一辆高级轿车,等他好不容易把因为翻转而卡住的车门弄开,才发现坐在前面的司机已经当场死亡,还好坐在后座上的人虽然昏迷过去了却还有口气。
    谭天阳忙地将人抱了出来,等他擦干净那人脸上的血污才发现,昏迷着的人竟然是前两天跟他说过要去T市的席昭然。
    7、买一张双人床(一) ...
    谭天阳见到人是席昭然时微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将人抱上自己的车,又抽空打了个电话报警,便开车把人送去了离这里最近的医院。
    席昭然的脸上和雪白的衬衣被血染红,唯一干净的小半张脸上,惨白得吓人。
    他不知道席昭然伤得有多重,不敢放着他一直在这里等救护车,不过幸好这里已经靠近了市区,他的车才开一会儿,便看到一个不算大的医院牌子。
    他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将车停好,快速下车将人抱着跑了进去。
    进医院里,挂急诊,付诊费,看着昏迷过去的席昭然进了急救室,他才停下来坐在急救室外的走廊里焦急地等着。
    一直到急救室的灯灭了,看着席昭然包扎好伤口被推出来,他才松了口气。
    他怎么样了?谭天阳看着席昭然的病床被推进了病房,他才转过头问跟过来的医生。
    右手骨折,轻度脑震荡,还有他本身身体就有点贫血吧,这次又流了那么多血,大概需要输点血,其它的没什么问题。医生翻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回答道。
    谭天阳点点头。
    不过医生抬起头,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不过什么?谭天阳忙问道,他有点担心车祸会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那么大好一个青年,要真留下什么病根,就太可惜了。
    他是不是医生抿了抿唇,问得有点犹豫,是不是有吸、毒史?
    谭天阳被他的话说得愣住了,心里下意识便要反驳,那个看起来那样耀眼的贵公子,过着优越的生活,怎么会不要命地去吸、毒呢?可是嘴里的话还没有反驳出口,心里又突然想起那贵公子并不是十分好的身体,又有些不能确定了。
    医生见他沉默的样子,以为就是自己猜测的那样,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这些有钱人啊,都是活得太腻味了,觉得生活不够刺激,拿命去玩。
    谭天阳送走医生,便推门进了病门。
    席昭然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因为失血而惨白的脸似乎比病房里的床单还要白,像是就要消失在其中。
    没一会儿,警察也找了过来,谭天阳同他说了自己看到的事,最后警察又看了一眼还躺在病房里的人,只说出车祸里的尸体他们会先带回去,等这个还昏迷着的人醒过来,他们再过来录笔录。
    谭天阳将人送走,在医院里守到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宋家的女人打电话来问他怎么还没有回去,是不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
    谭天阳将事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让她放心并且告诉她,明天会把车给她回去,还有钱因为给席昭然挂了急症,他身上的钱几乎用光了,幸好那小超市老板给他接了现金,不过那都是属于宋家女人的,他只有回家去取了再还。
    宋家的女人很快答应了,叮嘱他回来的时候要小心,谭天阳一一答应了,这时话筒里又传来一个童音,谭天阳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微微松动了一点。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