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4)误解

    受到细心款待的苏菲,睽违许久,洗了个热腾腾的澡。
    当她站在莲蓬头下淋浴时,竟然莫名流出眼泪。
    如此平凡的日常,却遥远得恍如隔世。
    几乎忘记了本来的自己。
    其实她出身自扶养院;一个外界看来贫瘠匮乏,只够孤儿们勉强活到长大的地方。
    她待的院所很小很偏僻,资源极度稀缺,但是院长非常慈祥和蔼,院里伙伴们感情也十分融洽,即便环境不富余,却充满互相扶持的温暖,日子还算过得去。
    直到苏菲十多岁时,由于天赋的资质,被拔擢到国家研究所,人生倏地转折。
    她为了有朝一日回馈给扶养院,想出人头地,全心全意扑在学习上,跟同侪相处总不得要领,常常惹来嫌隙,还搞不清楚状况。
    于是孤独与人际关系的挫折,伴随她渡过整个豆蔻年华。
    后来她的专业会选择人工智慧,多半与她想要更了解人类有关。
    朗基努斯应该是她接触最深的「人」了。
    即便他口口声声宣告自己是兵器,脾气暴躁,动作粗鲁,讲话老带着鄙视,分明摆出极讨厌阿勒克托的样子,又一路照顾着借用她身体的苏菲……
    那一天的他,她冷静下来后猜想,可能是病毒害他失去理智,才对她做出那么可怕的事。
    他却一直都不解释。
    从抱持一点希望,等到绝望,苏菲感觉加倍难受。
    以为他多少有些在乎着自己,原来是场误会……
    别蠢了,苏菲,你根本不是他的谁,好好看清事实吧。
    水流哗啦啦冲走女孩的泪珠,再不留一丝痕迹。
    ◇  ◇  ◇
    『士兵,汇报你的任务。  』
    「是的,大人,」克拉尔将朗基努斯引导至地下密室,把一切展示给他看。  「请您过目。」
    这是属于反抗军的据点,永动机发出低频运转声,所有仪器状态良好,显然很用心维护。
    朗基努斯以端子丝连接主系统,读取叁千年间的记录。
    不用片刻,他已经了解这个世界的始末,以及克拉尔如此崇敬他的真正原因。
    接着朗基努斯利用机构的仪器进行庞大运算,将感染自己的硅病毒,与这个世界相似的、称为阿贝斯的病毒做基因比对,借以寻找解方。
    半晌后他得到分析结果。他的病毒来自两万年后世界,相较于阿贝斯病毒厉害太多。
    无药可救。
    很快,他就会彻底癫狂。
    朗基努斯转而搜索残存的阿勒克托实验基地,那里可能藏有他的整备舱,也是治愈他的最后希望。
    得到了几处座标,确认再无遗漏后,黑发男人撤出端子丝,思考了几息,然后对克拉尔发布命令。
    『关于我的资讯,禁止你泄漏给任何人。  』夹杂合弦般的冷沉声音,低低回荡于地下资料库的空间。  『包括「塔」在内。  』
    『还有……好好照顾苏菲,给她可以安心依靠的庇护。  』最后的慎重交代,是那个女孩。
    「谨遵大人指示,」克拉尔毫不迟疑地答应。  「在下必定完成使命。」
    事毕,朗基努斯没有停留的余裕,必须立刻启程。
    本来打算不声不响安静离去的,但在经过苏菲歇息的房门前,他还是停住脚步了。
    朗基努斯叫克拉尔原地待命,自己推门走进充满女孩香甜气味的空间。
    她不知梦见什么,眉头微蹙,睡得不甚安稳。
    男人在她床畔蹲踞下来,伸手轻抚她小脑袋顶端发旋,紫色头发比他们初见时长了一些,尾端变卷曲了,柔软触感勾挠着他指间,无以名状,不可思议。
    他听着那浅淡呼吸声,静静凝视她。
    仿佛有只蝴蝶在他心头拍翅,陌生的、又轻又软的感觉……
    朗基努斯终究忍不住俯身,低头凑近苏菲微启的唇。
    这是他们之间,初次的吻。
    他一触即离,并没有惊扰女孩的睡眠。
    黑发男人转身走出一室温暖,将灰石平房抛在脑后,很快消失在极寒的长夜彼端。
    ◇  ◇  ◇
    在这个时间线,当「混沌」发生之后,人类为了对抗极端环境与吞噬世界的阿贝斯病毒,反过来利用病毒,急速进化为新人类。
    天生即能融合各种异状物质,他们自称亥勃德人,以表示混合的意思。
    亥勃德外观特征类似苏菲所知的义体改造,却又不尽相同。以克蕾尔为例,她的双手异质化,却没有觉醒能力,属于普通人。
    哥哥克拉尔是被称作「哨兵」的战斗人员。
    哨兵除了强大的体能与五感之外,更具备独特力量,负责对抗那些邪恶的机械生物。但他们也有个致命的缺点,战斗时容易陷入狂化,导致生命危险,为了维持精神平衡,必须有「向导」这个伴生职业协助。
    两者关系非常紧密,失去向导的哨兵,就好比旧时代的硝化甘油,虽然威力强大,一个不小心就会自己爆炸。
    可惜向导人口不到哨兵总数的叁成,大部分哨兵都处于无法配对的状态,需要靠药片抑制暴走冲动,不能发挥全部能力。
    克拉尔虽然也没有向导,但是性格稳定,自制力极强,遂被选中派驻于此,看守地下资料库,并观测机械生物动向,每日通报给区域里的各个「塔」知晓。
    至于塔,则是管理亥勃德人类的机构。
    调动资源,组织防御,抵抗敌人,守护家园。
    这世界没有国家组织,只有一座又一座的塔,维系着新人类命脉。
    与苏菲相隔叁千多年的新世界,一切都变得极度陌生,为了能够早日习惯亥勃德的生活,所有的相关知识,女孩正在努力吸收。
    不过今天克蕾尔的讲习,因为苏菲睡着而中断了。
    她无表情地帮趴在桌面的女孩盖上毯子,退出小书房,转身去忙自己的农务。
    宁谧安详的少女梦中,黑发男人睥睨的表情,填满了她的意识,让她又一次落泪。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