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5)征兆

    汞之塔设在无人区的据点,遭到机械生物异常的猛烈攻击。
    总长立即下令前往援救。由于是紧急任务,并没派向导随行,一支50人的分队,全是男性,并由一位首席哨兵负责指挥。
    一群杀气腾腾的高壮汉子,除了首席穿专属装甲,其他均着制式黑色作战服,脸孔罩在同色面具下,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人发色来。
    他们安静迅速地跳上泛用运输车,另有几个单独骑乘护卫重机,转眼便集结成一支车队。
    首席命令出发,驾驶兵催足动力,一辆接一辆开出汞之塔的大围墙。
    原本一路顺畅,却在距离目的地约15公里的旧世界废墟区域,遇上了机械生物。
    「是『蜘蛛』!」前方侦查兵大喊,首席立刻指挥所有人就战斗准备。
    众人井然有序地下车,散开站位,迅速形成一圈圈的圆。
    彼方的机械生物,密密麻麻,覆盖了只剩基座的古城市遗迹,估计至少一万具。
    那是拟人种I型,危害等级C,长着恶心的面具人脸,以逆折的细长四肢趴地爬行移动,俗称蜘蛛。
    蜘蛛大军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接近了。
    哨兵们执起黑色破甲枪,朝蜘蛛群猛烈轰击,子弹击中的瞬间炸裂,无数碎片喷向空中,清掉一波怪物。
    蜘蛛无视逐渐堆起的同伴残骸,源源不绝涌上,当中有一只趁弹幕疏漏的刹那,冲入哨兵圈内。
    它的人面嘴巴张了开来,口中伸出暗灰色枪管,朝附近哨兵发出热能射线。
    一名倒霉哨兵反应不及,给能量束扫到。
    嗡嗡一声,他左胫的黑色装甲被剜掉一个大洞,小腿只剩叁分之一的肌肉连着,差点整个切落。
    热能灼烧过的伤口流不出血液,干净得像是在解剖标本,骨头与肌肉的断面线条分明、红与白清清楚楚。
    一击得手,那匹蜘蛛开始在哨兵之间疯狂乱窜。
    虽然蜘蛛的热能射线攻击范围仅仅两公尺,但是它贴地移动,速度又快,躲避它攻击时如果不够冷静,防御圈很容易溃散,放进更多蜘蛛,最后造成团灭。
    这就是蜘蛛可怕之处,看似壳很脆很好杀,当数量一多,只要不小心被它跑进防线内,就变得非常棘手。
    「涅墨亚,」首席喊道。  「交给你。」
    一名将金色长发绑成醒目高马尾的哨兵,听令立刻冲向蜘蛛。
    他高大的身躯如迅雷穿梭在伙伴间,仿佛一道黑色旋风卷过,几个眨眼,便追上乱窜的蜘蛛。
    蜘蛛转头吐出射线,涅墨亚轻松闪掉,接着连枪都不使用,提速发力,跃到蜘蛛上方,直直一脚顿下,俐落地踩断蜘蛛脖子。
    之后还有几只越界的,都让涅墨亚收拾了。
    精锐哨兵小队以绝对实力碾压,毫无悬念地,不消一小时,机械生物拟人种I型,一万具全灭。
    首席清点战况。哨兵轻伤叁名,重伤一名,没有战亡。确认完己方状态,他分出一名骑护卫型重机的哨兵,负责回送那个差点断脚的,然后拉队伍重新启程。
    15公里不算远,一路疾驰到达据点时,向来冷静的首席骂了句脏话。
    他们来晚了。
    掩护据点的灰石平房已经夷为平地。
    属于拟虫种III型,危害等级B的机械蜈蚣残骸,大量搅和在废墟里。
    哨兵们游走在废墟警戒,不久侦查哨兵通报,方圆5公里没有发现机械生物踪迹。
    首席叫侦查兵继续注意,下令全员一起调查搜索,自己也动起手来。
    移开乱石与机骸,不久找到了一位亥勃德女性。  「一位平民死亡。」发现的哨兵回报。
    她手中握着控制器,震荡炸弹是她引爆的。
    还没找到看守者,众人继续清除作业,挖掘出通往资料库的走道。
    地上布满拟虫III型残块,尽头是棕发男人染血的身体。
    第一个接触的人喊道。  「驻守哨兵死亡。」
    死者保护着最后一扇门,牢牢堵在门上,清道的哨兵花费了好些力气才将之移走。
    「报告,发现幸存者!」打开的密室里面躺着一个娇小的人。
    首席上前查看。身上扫描不到安全码,外观没有融合异物质,与亥勃德人明显不同……
    姑且不论其来历,这是唯一的生还者,必须立刻带回塔中接受保护。
    「你们留下整理,尽速恢复据点功能。」首席重新分配任务,再另外点了几个哨兵的名,包括涅墨亚,然后道。  「带着幸存者,先跟我一起回塔。」
    昏迷的紫发女孩被人放到担架,抬上了运输车,绝尘而去。
    ◇      ◇      ◇
    培育哨兵及向导、抵御机械生物、守护亥勃德人的塔,其规模分为叁级。
    伽玛级排行最末,人口在几千至近万。贝塔级是数万到十万左右。最高的阿法级,一共有九个,底下分别管辖百万之众。
    然而,即便将全世界的塔加总计算,人类数量还远远不够混沌发生前的半成,可见如今生存环境恶劣至极。
    阿法级的九大塔,以链金术的重要元素命名;分别是金、银、铜、铅、铁、锡、盐、硫、汞。
    汞之塔总长听完首席的任务报告,好半晌一语不发。
    联络据点被毁,重建就好,倒是机械生物的活动模式让他颇为在意……
    总长在心底拟好各种对策,下令首席去安排,后者承接完新任务,便告退离去。
    高塔最上层天窗外,那片灰云老样子地翻腾着。
    头发胡子已然泛白的中年总长,仰望头顶的阴郁,暗自祈望,其他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要是「那家伙」来了就好……
        www.po18.us: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