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页

    说话的是宋家女人的那个才四岁的儿子,很懂事也很可爱,用软软的童音和他说了一会儿话后才依依不舍地挂掉了。
    谭天阳将手机收回衣兜里,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空,站起身重新推开病房门。
    席昭然仍然昏迷着,谭天阳原本想通知他的家人,可是在他的衣服里却没有翻到联系方式,手机似乎在翻车的时候掉在了车上,他没有找到。
    谭天阳把椅子挪到病床旁,调整了一下姿势便坐在上面,头靠着墙闭上眼,很快便睡着了。
    席昭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了,他才刚动了一下,谭天阳就睁开了眼。
    躺在床上的席昭然动了动身体,大概是因为疼痛无意识地呻、吟了一声,也很快睁开了眼。
    你席昭然刚睁开眼便看到了站在旁边的谭天阳,一时有些回不过神。
    别动,你受伤了。谭天阳压住他受伤的手臂不让他乱动。
    受伤?席昭然一愣,侧头便看到被纱布包扎得厚厚的右手,眼里快速地闪过什么,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也快速回到脑海里,最后他抬起头看向谭天阳,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边帮人送货,刚好看到你的车出了车祸。谭天阳看着他的眼睛回答道。
    席昭然又看了他一会儿,最后点点头,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的同伴死了。谭天阳犹豫了一下,才将自己知道的事说了出来。
    死了?席昭然靠坐在床上,听到这个消息,轻轻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轻笑,死了也好。他这样说着,眼底却闪过一丝兔死狐悲的悲凉和绝望,却又奇异地夹杂了一抹令人感到莫名的羡慕,只是那些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快得让谭天阳觉得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我没联系到你的家人,你要联系他们么?他没在意他说的话,而是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放到他面前,他不怎么会安慰人,只是想着也许他的家人能够安慰安慰他。
    席昭然抬起头定定地看了一眼放到自己面前的手机,是一个老土得掉渣的诺基亚,他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抬头看着谭天阳,我能不能他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能不能去你家借住一段时间?
    谭天阳家里并不大,而且那一片的环境也并不适合这个贵公子,他原本想直接拒绝的,但是对上他的眼睛,他的脑海里便固执地停留在他刚才从他眼底看到的悲凉,拒绝的话便有点说不出口。
    席昭然见他只看着自己不答话,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桃花眼里柔光朦胧,如同绽放在烟雨中的粉色花瓣,竟让人有种春意盎然之感,谭天阳眨了一下眼,移开视线。
    我家只有一张床。他说了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道。
    那可以再买一张嘛。席昭然笑着说道。
    谭天阳便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席昭然见他点头,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变得更加灿烂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谭天阳便用自己的面包车载着人回了自己家,让席昭然先在他家里待着休息,自己则去将车还给了宋家的女人,还特意去公司里给自己请了一天的假,回家时,又去菜市场买了些菜,猪腿骨,瘦肉,白菜、豆腐、辣椒,以及一些家里没有的调味料。
    等回家时,席昭然正从他家的卧室里走出来,似乎是刚睡醒。
    你回来了啊。席昭然朦胧着脸,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嗯,谭天点轻点了一下头,对他道,饿了么?我去做饭。
    你一向不是自己买早餐吃么?席昭然吊着一只手,除了让看的人心里升起一丝保护欲外,丝毫不损他优雅的贵公子形象。
    不营养。谭天阳随意答了一句,便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他把买回来的东西一样样地洗好,瘦肉切成丝煮瘦肉粥,猪腿骨敲断放到高压锅里,再加上各种调味料,压好放到火上慢慢炖着。
    不大的厨房里很快便传来食物的香气,靠在厨房门口的席昭然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他离开这里去T市的这几天一直没有吃到合胃口的东西,每天都是随意吃一点阿忠替他准备的东西。
    阿忠
    突然想到这个名字,他又想笑了,这回他算是彻底解脱了,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家伙啊。
    谭天阳这时将煮好的瘦肉粥端了出来,看了他一眼,盛了一碗粥递给他,说道:你先吃一点吧,一会儿再喝点汤。
    骨头汤?你是不是认为吃啥补啥啊?席昭然收起之前的笑,换上另一种笑容对他说道。
    嗯,你的右手骨折了。谭天阳点头。
    有什么关系席昭然原本想说只不过断了一只手嘛,有什么关系,可是在谭天阳认真沉默的眼神下,不知不觉地便收了音,你也吃啊。
    嗯,谭天阳也坐到他对面吃了起来,他快速地吃过了一碗后,对席昭然道:一会儿我去买床。
    啊,那我一起去吧。席昭然从碗里抬起头,笑眯眯地说道。
        www.po18.us:备用网址